餐巾纸上的税收革命:拉弗曲线传奇
栏目:巴比伦赌场 发布时间:2019-06-15 09:04
李炜光最佳税制应该能够具有帮助穷人致富的效用,但不能导致富人变穷。拉弗指出,日常生活中,“扶贫”的最佳...

米塞斯,20世纪经济学大师,被誉为“奥地利经济学派的院长”

第四,征税并不是征到企业关门倒闭的程度才算税负过重,如果企业纳税后无法保持市场平均价格,或获得市场平均利润,即使税率没有改变,税负就已然过重了,所以不能用企业尚未倒闭来证明税负不重,而是应当把税收禁区线划在维持企业正常投资和创新的临界点上。

如果沿着曲线的走向观察,你会发现左边的纵轴越高,税收不仅不跟着升高,反而会愈加递减。理由很简单:当税率上升到过高的位置时,人们投资和创新的热情肯定会下降,政府的收入自然会减少。那么什么是税基呢?它不过是某种税的经济基础,例如流转税的课税基础是流转额,所得税的课税基础是所得额,房产税的课税基础就是房产的价值等等。说到底,影响税负的最重要因素还是在税收之外:工作热情、投资动力和创新的积极性,以及人们为了做这些事甘愿承担什么样的风险等等。税收与它们个个都密切相关。

最佳税制应该能够具有帮助穷人致富的效用,但不能导致富人变穷。拉弗指出,日常生活中,“扶贫”的最佳办法是给穷人创业和发展创造更多的机会和空间,但政府却更热衷于用高税率惩罚和剥夺富人。在历史上,政府通过高税率来重新分配财富的做法很少有成功的先例。

原则五,理想的税制应当具有较强的中性特征,尽量在不扭曲或拖累经济活动原有状态的情况下获取税收,要做到这一点,就不能只是围绕着税率高低做文章,而是要想方设法地扩大税基。只要税基足够大,政府完全可以将税率维持在低档的水平上,甚至可以考虑实行单一税率。

中国学者经常把凯恩斯划为政府扩张和重税主义的代表人物,可能是一种误解。早在1931年,凯恩斯先生就指出:“税负过高,反而无法达成当初增税的目的”,“如果能做到耐心等待政策发生效力,则减税要比增税更有利于实现预算平衡。可是现在的政府对此持完全相反的态度,就像处于亏损状态的企业主一样,在经营业绩下滑、亏损增加的时候,仍然傻傻地等待有利的核算结果出现,以为再度涨价才是明智之举。其实完全不是这样。”(《凯恩斯选集》1972年英文版)

一场晚宴与餐巾纸上的几条曲线

原则三,高税率对经济损害大,但是在较高水平上降税,比在税率较低水平上的降税效果更好,更能更有效地扩大经济产出和税基。拉弗先生不厌其烦地以数据分析的方式阐明这个道理,其对执政者的启示是,亡羊补牢胜过一错到底。减税,或者说持续性地实行轻税政策,永远是正确的选择。

拉弗当时还是个年方34岁的小伙子,开始的时候他只是静静地坐在角落里听旁人高谈阔论。据在场的人回忆,当大家谈到福特总统制止通胀和经济脱困的计划时,这位年轻的博士从口袋里掏出一支圆珠笔,随手在一张餐巾纸上画了几条曲线,据说是用来说明税率和经济增长的关系。当时旁边的人也没多加注意,大家继续吃饭、聊天,之后也就散了。如同那里举行过的几百场政治圈晚宴一样。

1974年12月的一天,一群美国人汇集在首都华盛顿的一家名叫“双洲”的餐厅里聚餐。这是一家古老而宏伟的餐厅,坐落在宾州大道上,与美国财政部大楼相对,跟白宫只隔着一栋建筑。当晚参加聚会的这群人里,有《华尔街日报》社论版副主编瓦尼斯基(Jude Wanniski)、白宫办公厅主任拉姆斯菲尔德(Don Rumsfeld)和他的助手切尼(Dick Cheney)。还有一位,就是日后大名鼎鼎的亚瑟·拉弗(Arthur Laffer)博士。

餐巾纸上的税收革命:拉弗曲线传奇

拉弗的征税六原则

这最后一点,是连拉弗先生也没有解决的“诺奖”级别的问题了,但它却是一个真实世界里的真实问题。

这当然属于看似直白、实则艰深的经济学理论,直到今天很多学者仍未能解其中深意。归结起来,拉弗先生在他的著作中所阐释的征税原则主要有以下六条:

归齐还是编辑先生更敏感些。瓦尼斯基事后偶然想起了这件事,在《公共利益》(The PublicInterest)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,把拉弗博士随手画的那几条线展示出来,而且给它起了个好听的名字:“拉弗曲线”。这已经是几年以后的事情了,却引起了当初未曾发生的“共振效应”。小布什任内升任副总统的切尼回忆拉弗曲线产生的过程时说:“拉弗想要阐明的重点,正是供给学派的理论基础,那就是:减税能够改变人们的行为——人们会更加努力地工作,创造出更多的产值,我深信维持低档税率的重要性,我还相信这样做能够为政府提供出更多的税收。在里根任期内,我们中的许多人都成为供给学派的拥护者。”

拉弗,美国经济学家,供给学派的代表人物

原则二,最佳税制应该能够具有帮助穷人致富的效用,但不能导致富人变穷。拉弗指出,日常生活中,“扶贫”的最佳办法是给穷人创业和发展创造更多的机会和空间,但政府却更热衷于用高税率惩罚和剥夺富人。在历史上,政府通过高税率来重新分配财富的做法很少有成功的先例,而经济增长却会因此而受到拖累,国民所得被严重拉低,最终使每个人都变穷,区别只是谁更穷和谁最穷而已,如此经济社会的发展将会失去动力。

拉弗曲线对中国的四点启示

供给学派主张减税政策或轻税机制以促进经济增长,其实并非是全新的税收理念,也说不上是激进的观点。如斯密在《国富论》里的说的:“高税率会阻止人们购买课税商品,或鼓励走私,而政府税收反而不如税率较低的时候。”斯密还说:“法律和政府的目的,是保护那些积累了巨资的人,使他们能够平安地享受劳动成果。”

将拉弗曲线原理分析用来中国当前的宏观税负和企业整体税负,至少可以得出以下启示:

拉弗曲线有着不同一般的逻辑,这逻辑似乎只有用在税收问题上才能够成立,不懂或不愿费心观察研究税收问题的人,似乎很难一下子就明白这个独特的逻辑:高税率不一定增加税收,而低税率不一定减少税收。

第一,减税与政府收入的减少不是一个概念,应将其区分加以认识,因为在税率高端上减税会导致税收收入的增加,而不是减少,可是现实中学者们经常把它们混为一谈。

原则四,过高的税率终会导致税收征收量的减少,这是拉弗曲线给人们的最重要的提示,这个结论也可以做反向的理解,即适时减税,税收收入不见得会减少,甚至反而会增多。上个世纪100年间,20年代、60年代和80年代都出现过因减税运动的发生而政府收入大为增加的案例。

高税率不一定增加税收,低税率不一定减少税收

它从学术上阐述了这样一个原理:导致零税收的税率一定有两种,一种是零税率等于零税收——看似什么都没说,其实不那么简单,因为同时还存在着另一种情形:100%的税率也会导致零税收。因为如果政府把你的所得全部拿走,那你也就不会再去工作了。无人创造财富,也无人照章纳税了,政府收入来源就会枯竭。但实际上,人们为了生活还是要工作的,只不过他们不会再规规矩矩地申报纳税而已。

餐巾纸上的税收革命:拉弗曲线传奇

巴比伦赌场官网|巴比伦网址